【女教師之噩夢重來】(04)【作者:jdsc】   校園小說 
字數:467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!

  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
                第四章

  驢哥的目光迅速聚焦在張月娥的下體,那里的陰毛濃密整齊,黑得發亮,陰毛的盡頭就是他夢寐以求的美穴,兩片陰唇肥厚地緊閉著。驢哥俯下身去,用手扒開張月娥的雙腿,把頭埋進她的胯下。

  「不要啊,求求你……」張月娥祈求著。四下里一片寂靜,她的哀求聲雖然微弱,但卻更顯得響亮,尤其是更加激發了驢哥的淫欲。他伸出舌頭,先在陰唇的外圍舔了幾下,由于張月娥昨晚很用心地清洗自己的身體,那里還散發著一股女性特有的體香和沐浴液的混合氣味。

  驢哥的舔舐弄得張月娥下半身抖動了一下,隨后他用力將舌頭使出力道,分開了張月娥的陰唇,在陰道口處吮吸了幾下,隨即向上一鉤,直接觸碰了一下張月娥的陰蒂。

  這下張月娥的反應更大了,不僅連續發出了幾聲「嗯,嗯」的呻吟,還從陰道口流出一些透明的愛液,驢哥馬上把嘴湊上去,將愛液全部吸進嘴里。

  他根本不覺得衛生不衛生,只認為像張月娥這樣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,即便被自己開了苞,但畢竟自己是她的第一個男人,她的一切還是純潔的,而且是僅僅屬于他的純潔。

  要想真正的占有她,那就必須不斷地入侵她的身體,或者說的更露骨些,就是要不斷地玩她、干她,甚至可以說糟蹋她,讓她從生理到心理都完全屈服于自己,徹底喪失她自視甚高的那些資本才行。

  驢哥再次壓在張月娥的身上,陰莖摩擦著她的陰部,胸脯擠壓著她的乳房,一只手摸著她的前額,一只手摟著她的腰身,開始對她進行舌吻。

  張月娥一開始還是做了些反抗,不斷地扭頭躲避。于是驢哥騰出另一只手,兩只手固定住張月娥的頭,笑著說:「張老師,剛才你下面的味道真是不錯啊,還留了那么多的淫水,我倒是吃了一些,不過既然我們應該是共同體,那些殘留在我嘴上的東西,你也有義務嘗嘗啊,而且那可是你身上的東西,來吧!」說著,用舌頭頂開張月娥的嘴唇,開始大口大口地啃,發出「哧溜、哧溜」的聲音,每一次口腔的開閉他都會在張月娥的嘴里留下一些唾液。

  由于頭部被死死地卡住,再加上驢哥親吻的力量太大,張月娥要窒息了,她明顯感到驢哥那些故意吐出唾液的動作,自己想把那骯臟的東西吐出去,但對方一直封堵著自己的嘴,根本沒有這個機會,只能將那些東西被迫咽下去。

  驢哥順著嘴開始親吻張月娥的脖頸、鎖骨,然后開始大口吮吸她的乳房,每次含住乳頭,都會用力嘬住,緩慢拉伸,拉至最高點就突然松口。張月娥的乳房雖然不是很大,但非常豐滿,而且彈性十足,驢哥每次一松口,乳房就迅速回彈,恢復原狀。這時,驢哥就會再次低下頭含住張月娥的乳房,用牙齒稍有力道地咬著,感受著十足的彈性。

  張月娥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,雖然自己正在被對方侵辱著,心理充斥著抵抗的情緒,但身體畢竟騙不了自己。張月娥又開始呻吟,聲音比之前更大,而且可以明顯感受她情緒的波動。她正在用理智和身體的本能反應對抗著。驢哥感受到了這一變化,他要加速張月娥的反應,于是再次移動到張月娥的下體處,開始用雙手玩弄她的陰部。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觀察這神秘的花園,因為之前的經歷太過倉促了。

  他用手輕輕地掰開陰唇,立刻看到了那緊閉著的陰道口——一朵小花一樣的肉芽中間隱約露著一個小孔,肉色粉嫩得發亮,而且非常濕潤,并隨著張月娥身體的反應有節奏地一張一合,每次張開時那個小口就會稍大一些,但打開的幅度并不大——很明顯,這是性生活不頻繁的女性特征之一,證明還沒有被男人充分開發。

  驢哥看到這粉嫩的肉芽,陰莖比剛才變得更堅硬了,但他還是沒有急于進入張月娥的身體,而是伸出舌頭舔著這份美味。

  陰唇被掰開后,張月娥的陰道口直接暴露在空氣中,讓她有一種異樣的感覺,甚至有一種空氣流動吹過肉芽的錯覺,而驢哥的舔舐對她形成了更大的刺激,她開始頻繁地發出「嗯,嗯」的淫叫,呼吸也變得更急促,肉芽處開始大量流出透明的液體。驢哥敏感地意識到,張月娥的防線就要崩潰了,如今只差他使出最后一擊。他提起陰莖,把龜頭頂住了張月娥的肉芽。

  肉肉相碰,驢哥感到有一股血液沖到頭頂,接著便用力一頂,把半根陰莖插了進去。張月娥被這么一搞,腰部突然向上挺了一下,陰道也開始收縮,這讓驢哥感到自己的陰莖好像一把長槍,把張月娥挑了起來,而她陰道的收縮既讓驢哥感到了緊緊的握感,也發覺向前突進的阻力。

  驢哥改變了策略,不再像上次那樣一插到底,而是小幅度地在陰道內開始做活塞運動。張月娥只感到一根熾熱的肉棒在體內來回地前后移動著,并且還試圖探向更深的地方,龜頭和陰莖周圍突起的血管使勁摩擦著她的陰道壁,一種又痛又有些舒服地感覺傳遍全身。

  她理智地抵制著這種快感——眼前的這個男人并不是自己的真愛,如果享受這種感覺,無疑證明自己本性就是一個騷貨,但同時被這么蹂躪,心理又委屈至極,有苦難言,眼淚便又留了下來。

  看著張月娥梨花帶雨的樣子,原本還想憐香惜玉,一點點溫柔地玩弄她的想法,被驢哥拋到九霄云外。張月娥痛苦的樣子似乎更美,那欲拒還迎的表情更加激發了驢哥獸欲,他突然有一股想用盡一切方式凌辱張月娥的念頭,讓她徹底淪為自己的奴隸才行。想到這兒,他開始突然發力,陰莖直插張月娥陰道的深處。
  他變得不再像剛才那樣輕柔,用雙手按住張月娥大腿的兩側,把她的陰部擺放到一個絕佳的位置,然后極其快速地開始狂暴的抽插。這一突然的變化讓張月娥措手不及,身體開始出現劇烈的反應——雙手攥緊床單,頭部痛苦地搖晃著,好像忍受著酷刑。

  「啊…啊…不…求求你…快停手啊…」張月娥開始叫出了聲。

  聽到這里,驢哥更加興奮了,嘴里念叨著:「啊…真他媽舒服啊…張老師…你的陰道真的太爽了…真是夾得我受不了!」驢哥的陰莖更加猛烈地直抵深處,根本不管張月娥的求饒,幾乎每一次都插到張月娥的子宮口,他又再次找到了前次龜頭被一個小嘴嘬住的感覺,只不過每次剛被嘬住他就立刻拔了下來。

  張月娥的陰道內部被驢哥的抽插弄得逐漸升溫,淫水也開始從陰道壁的四周滲露出來,又濕又滑,又嫩又緊,再加上陰道壁上一些好似章魚吸盤的肉粒,驢哥突然覺得受不了了,精液好像正在涌向龜頭處。但他不想這么快就結束,于是馬上把陰莖抽了出來。就在抽出的一瞬間,他看到張月娥的陰道口噴射出一股水柱,滋了他一身,床單也濕了一大片,一邊噴射還一邊抖動著屁股。

  驢哥當然不會浪費這么寶貴的東西,他湊過腦袋開始大口吮吸殘留在陰道口愛液,并且使勁嘬住那粉嫩的肉芽,同時用舌尖不斷撥弄著。幾下之后,張月娥的反應比剛才更加劇烈,淫水開始大量地流出來,下體開始帶動全身抽搐著,很明顯,她開始頻繁的高潮了。

  驢哥以前和流氓朋友聊天時聽到過,如果女人來了第一次高潮,你接下來的刺激會讓她的高潮反應間歇越來越短,甚至可能產生間歇性休克都說不準。另外,這時候插進陰道會別有一番滋味。想到這,驢哥馬上提起肉棒,用力頂了進去,一氣直抵到子宮口。

  在陰莖前進的過程中,他明顯感到張月娥的陰道在急劇地一張一合,更多的淫液匯成一股暖流傾瀉下來,讓他的肉棒有一種逆流而上的快感。而且陰道的每一次開合調整都好像在匹配他陰莖的粗細,握感變得越來越貼合,雖然依舊很緊,可并不像第一次讓他感覺被夾疼了。

  當驢哥再次頂到張月娥的子宮口,龜頭瞬間就被吸附住,而且吸附的面積比上次更大,幾乎包裹了龜頭的一半,但同時他又感到好像有一股外力在將他往出推。此時的他,整根肉棒都已經完全插入張月娥的陰道,兩個人的身體嚴絲合縫地黏在一起。張月娥的屁股又開始劇烈抖動,她感到身體已經不受自己意識的控制,巨大的龜頭仿佛要將她刺穿似的。

  驢哥為了抵消對方這種本能地異動,將身體重壓在張月娥的身上,雙手從后面握住她屁股的兩邊,把兩人的下體固定下來。張月娥突然感到一股電流從尾骨根部迅速向上竄,一直沖到頭頂,然后整個人像被點擊一樣,腹部一挺,帶動胸部上揚,上半身開始上下波動,并張開嘴淫叫起來。

  「啊…不…不要…啊…」

  還沒等她把嘴合上,驢哥早已將頭湊過去,伸出舌頭侵辱張月娥的口腔內,堵住了她的呻吟和喘息?谇缓完幍辣凰浪赖卣紦,張月娥感覺自己即將要被這個禽獸吃掉。驢哥這時也已經忍耐不住了,兩腿一用力,屁股開始抖動,精液像高壓水槍一樣從龜頭處被擠壓出來,全部射進了張月娥的子宮里。這次噴出的精液可能太多了,驢哥陰莖一脹一松持續了將近20秒鐘,張月娥也感到有十幾波液體傾瀉進自己的體內。

  她現在徹底絕望了,連續兩天被眼前這個禽獸* 奸蹂躪,本來已經讓她痛不欲生,更可恨的是還有可能懷上這個男人的孩子,自己和他沒有任何情感可言,現在看完全就是他發泄的工具而已。

  驢哥射精以后,又享受了很久陰道包裹的舒適感,然后才把陰莖抽了出來。他的陰莖濕漉漉的,上面沾滿愛液,龜頭處還有殘留的精液,整個陰莖油亮油亮的。張月娥被驢哥剛才一通折騰,已經毫無力氣,感覺身體像散架一樣,一動都不想動。

  驢哥看在眼里,知道這個女人已經被他徹底攻破了防線,接下來的時間自己甚至可以為所欲為了。于是把陰莖湊到張月娥嘴邊,用龜頭去頂張月娥的嘴唇,口里念叨著:「來吧美人,把我的老二弄干凈,也順便在嘗嘗咱們兩個人的味道啊!

  張月娥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。驢哥看她不聽指揮,順手捏住她的鼻子,把陰莖插進她嘴里,隨后開始用手搖晃著張月娥的頭,在她的口腔內肆意攪動。張月娥現在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,她覺得身體已經不再是自己的了。

  陰莖插進她的嘴里,好似一根沾滿油水的香腸,一股腥臭撲鼻而來。張月娥感到惡心,但卻無力動彈,只能任憑驢哥的陰莖在嘴里進進出出。

  良久,驢哥才把陰莖從張月娥的嘴里抽出來,上面沾滿了她嘴里的唾液。飽嘗獸欲之后,他得到了暫時的滿足,隨著這種滿足過后的是些許的空虛,可能是射精射得太猛,自己也感到有些乏力。他很快穿好了衣服,離開了宿舍。

  接下來的幾個月里,驢哥幾乎每周末都要干一次張月娥,內容上也基本是口交、性交之類,并沒有什么太多的新意。為了不讓自己懷孕,張月娥每次都提前做好避孕措施,即使明知道頻繁使用避孕藥物會對自己的身體產生不良影響,也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
  驢哥的精液不斷地射進她的陰道、口腔,已經讓她變得麻木,而由于她始終沒有懷孕,驢哥也漸漸失去了興趣——驢哥當時從內心中是想和她結婚的,但必須造成既定的事實才行。

  另外,男人對于一個女人的性欲通常并不會持續很久。就這樣,半年之后,驢哥悄無聲息地消失了。張月娥如釋重負,但身心所受的摧殘很長一段時間沒法抹平,這讓她一度變得很消沉,所有老師都看在眼里,卻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  還好,那個一直暗戀她的男老師逐漸向她靠攏,給了她無微不至的關懷,這讓她很受感動。

  一度對自己已經徹底失望,如今又漸漸恢復了信心以及生活下去的勇氣,她對此很感激。在以前,學校里的男老師沒有一個她看得上眼的,但經歷了之前的磨難,她已經不再高傲,開始放下身段,不像之前那樣讓人覺得不食人間煙火。
  她和那位男老師的感情逐漸升溫,從前的屈辱也漸漸淡忘。最終,兩個人順利地走進了婚姻的殿堂,成家、生子,平淡地過著日子。誰知這天晚上,那個神秘學生的一條微信,又將她之前的傷疤揭開,痛苦的回憶再次闖入腦海,她更加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續】
本帖最近評分記錄
觀陰大士 金幣 +8 轉帖分享,紅包獻上!  
評論加載中..
至尊棋牌 000100股票行 河北20选5开奖软件 手机网赚软件一元提现 福建体育彩票11选五 安徽快3彩票软件 什么是网上赚钱 快速赛车计划 山西体彩ll选5开奖结果 追光棋牌游戏的网址